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English(英文版)

手機客戶端

微信公眾號
中國投資界 > 海外 > 正文

圓桌論壇:出海投資,哪些風口與方向值得下注?

時間:2017-09-20 23:39:53 來源:獵云網 作者:王亞楠

今日,由商務部投資促進事務局主辦,獵云網、堅果資本承辦的2017中國企業走出去高峰論壇暨創新創業大賽啟動儀式,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隆重召開。政府領導、投資機構、出海企業代表等嘉賓,圍繞政策方向、投資經驗與邏輯、國外市場分析等進行了深入探討,全方位立體呈現了企業走出去的機遇和發展趨勢,助力中國企業開拓國際市場,尋找機遇與方向。

上午場,商務部投資促進事務局、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等部門眾多領導解讀了海外投資的邏輯與企業機遇、探究了新形勢下中國企業如何走出去。下午場,投資機構從資本角度解讀了他們眼里的下一個風口。

在下午第一場圓桌論壇上,大觀資本創始合伙人韋海軍、啟明創投合伙人吳靜 、零一創投合伙人吳運龍、君聯資本投資副總裁王晗、堅果資本合伙人孫鴻達、華創資本合伙人王道平就“新出海投資的邏輯和策略 ”議題展開了熱烈的討論。韋海軍擔任圓桌論壇主持人。

問題一:分享一下你們以往在投資過程中的經驗總結?

君聯資本投資副總裁王晗:大家做新零售、出海,是因為國內紅利期已過,現在擁有三個流量:線下流量、社交流量和出海,加上時間點的契合,出海為創業者提供了機會。

[1442][353]

君聯資本投資副總裁王晗

華創資本合伙人王道平:華創資本在投資出海項目方面擁有自己的策略,投資類型包括電商、金融和海外旅游三大領域。他提到,如今中國無論是從人才儲備還是知識儲備,很多方面基礎建設具備競爭力。因此創業者可以考慮把自己定義為一家全球公司。

[1148][330]

華創資本合伙人王道平

零一創投合伙人吳運龍:他把零一創投在印尼投資的企業比喻為空軍、海軍和陸軍三塊。獵豹等企業類似于空軍,不需要落地;海軍就是當地的企業,需要一支團隊做克服;做得特別重的,類似58的模式,需要地推。因此,零一創投傾向于投資海軍和空軍,陸軍屬于互聯網的打法,阿里、京東等巨頭會布局投資。

[1449][353]

零一創投合伙人吳運龍

堅果資本合伙人孫鴻達:對于海外的投資邏輯,孫鴻達表示,他們每一年都有投資策略研究,比如,工具類產品變現到達高峰時,會更多的關注一些運營型項目,或者在當地有落地能力的項目。包括說在整個大數據這塊技術相對成熟的時候,利用數據在跨境電商,或者替這些工具、海外的產品來做數據分析和數據服務的這類公司,所以,整體上跟總體大的項目投資邏輯是看這個天使的機會點在哪。

[1422][353]

堅果資本合伙人孫鴻達

啟明創投合伙人吳靜:啟明創投最早投出海工具類應用,對于工具已經到頭,要投一些新領域的說法,吳靜表示,市場是有時機的,不同的時間點上,企業獲客成本也會變化。

[1173][335]

啟明創投合伙人吳靜

問題二:你們怎么看待出海投資?有哪些新的風口或者方向值得下重注?

啟明創投合伙人吳靜:看待出海投資,吳靜表示,啟明創投沒有把出海當成一個方向,而是比較關注行業,對于已經在海外投資的項目,更看重技術的應用帶來產品內容的生成和消費方面的變革,再加上用戶的消費習慣在歐美發達國家市場也在發生一些變化,在國外又沒有中國這樣先進的模式。所有這些東西加在一起,是一些產業和技術的變革,導致了新機會的出現,這個是主要原因,而不是因為它針對海外的事情來看。

零一創投合伙人吳運龍:他認為新的風口未來會在互金方面。因為中國在互金領先全世界,且中國的互金獨角獸已經超越了其他國家,從風控方面、打法方面,比其他國家都要領先,包括美國。

堅果資本合伙人孫鴻達:他認為出海這個投資方向是一個永恒的主題,每年的機會都不一樣,每年都會有好的機會,只不過在各個垂直的領域里面,要找到優質的公司。

華創資本合伙人王道平:出海投資方向上,華創資本更看重供應鏈,包括物流、生產制造、一體化供應鏈效率優化的公司。

大觀資本創始合伙人韋海軍:圍繞產品邏輯,大觀資本投資了兩款社交產品,其中一款為海外產品。瞄準社交領域是因為用戶結構會發生變化,95后來了,00后來了,這群人的行為習慣跟我們不一樣了,我認為會有大機會。

[1500][372]

大觀資本創始合伙人韋海軍

問題三:“一帶一路”大背景下,對出海創業者有什么期待?

零一創投合伙人吳運龍:出海的企業要盡快本地化,融入當地的文化,中國的團隊可能是在技術、運營方面需要當地的團隊來幫忙。

堅果資本合伙人孫鴻達:出海的核心是一定程度的本地化。首先要選擇方向,其次要了解清楚市場,選擇從哪一個方向切入,開始很重要。

以下為圓桌實錄,獵云網(微信:ilieyun)整理刪改:

韋海軍(主持人):我跟在座的各位都是做投資的,但是大觀資本有一個特別的定位,就是只投出海,我們是一家年輕的基金,去年才成立,到目前為止所有項目都是出海。

出海概念題出來之后,大家陸續投了很多類似的案子。想請大家分享一下你們過去投的過程中的經驗總結。

王晗:我覺得這個時間點到了,其實現在中國國內大家覺得沒紅利,他們為什么要做新零售,他們為什么要出海,因為國內主要的戰場流量可能是遇到瓶頸了,所以說這個東西的下降會帶來極大的挑戰。現在有三個流量,一個是線下流量,一個是社交流量,另外一個是出海,我覺得這個時間點是對的,出海這個東西可以提供這種機會,可能一個創業者需要一個機會就夠了。

第二,如果我們有機會去投大范圍的波動,還是在國內找小范圍的波動比較好。阿拉伯世界那么多人,他們整體有那么大一個需求,我們在干中國和整個地區波動的差異,和我們去干北京和河北之間的差異,中國有些人去干二三線的差異,這種小的差異相比,不如到大的差異中找機會。

第三,在分析機會的時候,往往會發現你細細分析這些機會,往往是多個力量驅動的。比如說剛剛講的只有中國人干活,其實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產品經理文化積淀了非常久,在海外基本上連個工程師都沒有,這是一個巨大的差異。第二,就是海外的需求,他們現在的智能手機是第一個移動娛樂設備,這就是需求,在整個宏觀條件上來講,中國大的戰略就是和新興市場國家綁在一起去扶持,像中拉基金、中非基金,工行、建行都出去收購銀行,總的來講,時機很,是一波大的波動,然后再有具體的項目驅動。

韋海軍(主持人):華創資本作為老牌基金,在金融領域投了很多好項目,在這個領域你們看了什么項目嗎?或者你們已投的項目在出海上有什么策略打算嗎?

王道平: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們投了幾種類型,一種類型是電商,就是中國制造的輸出;一種是金融,現在純粹做出海的就是一家金融公司,做消費金融,主要是在印尼市場;我們還有另外一個,我覺得這個挺有意思,我們還有一家做海外旅游的公司,我為什么覺得還挺有意思的,今天我們說出海,其實我覺得出海還是把自己定位為一家中國公司,中國公司出去。我覺得今天有一個很大的機會,創業者可以去考慮,今天你可以定義自己是一家全球公司,可能是一個德國公司,這個定位在美國是很自然的,美國公司不會說出海不出海。

今天我覺得在中國無論是從人才儲備還是知識儲備,很多方面基礎建設其實蠻發達的,蠻有競爭力的。過去這一兩年基本上都是在海外市場的紅利,人口的紅利,或者互聯網普及的紅利在往下走。當然今天在中國的創業者面前,這些事情都會有一個事情,一堆創業者過去,這個其實會造成很多的競爭和消耗的。

像我剛才說的那家德國公司,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也沒有意識到,覺得做的是出境游的,后來發現他們在發展過程中其實很有意思,發展過程中一些很好的心得就是說最后發現在他們服務中國所謂的消費者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甚至更少。公司非常大的發展可能是在做全球市場,或者是網絡市場。尤其是在旅游市場很特別的是在于,因為旅游是一個相對比較低頻次的市場,如果做單一市場的話,就像我們看到很多國內做出境游的公司,面臨很大的競爭。最后發現那些公司可能在發展過程中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我們再看我們這家公司在過程中可能發展得會比較好一點,我覺得這方面可能是有點差異或者有點借鑒的。

回到金融的事情,我覺得在海外的話也會有機會,當然我們現在在海外純粹的金融布局還比較少,我們也希望多去關注金融的公司。

韋海軍(主持人):其實像華創資本,他沒有全把寶押在出海上,在座的我知道吳總是主動選擇了出海跑道,而且比較早地跑到印尼去做孵化,有什么酸甜苦辣嗎?

吳運龍:我覺得我們做了孵化兩年,唯一的教訓就是孵化分三大塊,像獵豹等這些類似于空軍,基本上不需要落地;海軍就是當地的企業,需要一支團隊做克服;做得特別重的,類似像58的模式,是需要地推的,用戶C端的話可能你要出面去談。作為中國面孔去談,去抓客戶,去談合同合作,做BD,我覺得這是比較大的難度,我們如果投互金的話,中國過去就是怎么買流量,提升轉化率,中國是也一定的優勢。所以,我們希望投的是海軍和空軍,陸軍的話這些都是互聯網的打法,請的阿里、京東、頭條,這種大巨頭來投資。

韋海軍(主持人):說到投資,孫總,我對你們投過的案子不了解,你們怎么考慮的,過去你們做了哪些事情,為什么這樣做呢?

孫鴻達:堅果算是比較年輕的基金,2013年成立的,在那個時候投出海方向的基金還比較少,我們從那時候就堅決地這樣布局。所以,在這一塊,我們可能在整個領域里無論是電商或者做產業服務的,或者說工具流量型的,這一類出海企業有20家左右。這里面的邏輯也比較簡單,大家都看到了出海的機會,就是中國整個場所產業鏈,海外公開透明,比較低的流量,加上中國人的效率特別高。
所以,我們最早的時候是跨境電商,目前來說相對比較成功,像在一些細分領域,賽維網絡、易捷,這些都是細分領域里面相對龍頭的電商公司。

同時,我們在2013年的時候也看到移動端這一塊的興起,包括國內很多比如說像游戲,或者一些工具,因為在國內的競爭,不是很容易,所以當時已經有很多游戲和工具轉向海外,我們當時就選擇在替這些游戲工具去做海外流量這類的工具,目前我們投的這種公司也是移動端的龍頭企業。

我們每一年投的時候都有策略研究,比如說再往下,工具類產品可能它的變現到達大概一個比較高峰的時候,我們更多的還是去看一些運營型的,或者在當地有落地能力的項目。包括說在整個大數據這塊技術相對成熟的時候,利用數據在跨境電商,或者替這些工具、海外的產品來做數據分析和數據服務的這類公司,我們也開始在投。

所以,整體上跟總體大的項目投資邏輯是看這個天使的機會點在哪,未來兩三年的機會在哪,我們是沿著這個邏輯來投的。當然,還有一個好處,就是當你投了20幾家這類公司的時候,他們之間會產生協同的作用,我們在整個大的出海領域就更容易找到,因為在這個圈子里面相對來說會進入得更深,你更容易找到創業者和創業項目。

韋海軍(主持人):非常感謝!正好您也引出一個話題來,我要問吳靜,在座的各位你們你是最早投工具的,但是很多人做出海這一年來就跟我講,說工具已經到頭了,不能投了,要投一些新的東西。你怎么準備的?

吳靜:可能就是因為之前發展得太好了,這里面有先機的,今天的題目是說新風口,這肯定不是新風口了,我們是2014年成立,是一個獨立創新的公司,完全針對海外,實際上中國企業針對海外做也不是第一家。只是高舉海外,力爭把自己做成大企業、大平臺公司的話,它應該是第一家。你說現在這個工具的機會已經過了,確實這個市場是有時機的,在那個時間點上,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這么多年積累起來的經驗,高位打,低位占領市場,隨著他們的成長過程之中,你的企業獲客成本也會變得比較低的情況下,你進去的話,確實是更好的時間點。

現在有大量領先的公司在做,他們不止做一款產品,他們也會做相關的產品,是一個產品矩陣。如果你再去做一些小工具型的,相對來說困難會大一些。

但是這個市場也是蠻廣闊的,除了工具類的,還有策略其他類型的,包括金融類的,包括內容型的,還是有很廣闊的市場。

韋海軍(主持人):前面兩個問題其實是給大家鋪墊一下,讓大家介紹一下自己的思路。接下來,就貼著這個主題來問一下,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你們怎么看出海投資?有哪些新的風口或者方向,或者是賽道你們覺得值得自己下重注的?

孫鴻達:先拋磚引玉一下,因為我們每年都會關注新方向里的新機會。首先我要講的是出海,我覺得這個投資的方向是一個永恒的主題,每年可能它的機會會不一樣。但是比如像跨境電商,這個會一直存在,也不存在是新風口,還是說會過時,每年都會有好的機會,只不過在各個垂直的領域里面,你要找到優質的公司。

另外一塊,在這個時候,包括一些傳統,原來我們的一些外向型企業,一般主要做外貿的,一般貿易形式的,現在通過電商的形式出海直接觸達海外消費者,因為它有一個很好的供應鏈和產業基礎,這一類的企業升級,做跨境電商,這個也是我們關注的一個重點。但這里面還有很多細節,比如說你可能要看傳統企業的掌舵人的年齡段,還有他對新事物的學習能力,但是這一塊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復制中國模式因為這一塊確實需要非常強大的本地化,和你自己的商業模式在其他地方落地時的轉化能力,我比較謹慎,因為需要本地化的能力太強。不管你是做電商的、賣服務的、賣工具產品的,只要服務于這些企業,就有大量的機會。

吳運龍:我做一些廣告吧,我覺得未來18個月眾籌是金融、互金方面。為什么呢?中國在互金方面是領先全世界的,我們中國的互金獨角獸已經超越了其他國家,從風控方面、打法方面,比其他國家都要領先,包括美國。所以,我們這里都已經投了一些,包括兩家印尼的互金公司。我覺得這是對的,的確是對的,未來是很大的機會,為什么這么說?很簡單,只有5%的人有信用卡,20%、30%的人有銀行卡,中國過去有一定的優勢。金融有一個很好的優勢,我不用管物流,我不用管貨,錢是很快就到賬的。當然我要管追債,所以,金融方面是我們未來18個月會眾籌的。

另外一個點,有一些中國的模式今天已經領先美國了。我做VC做了15年,2001年、2005年、2008年、2009年,大家都是拷貝美國,但是,上個月我從美國回來,我的老東家KBCB的大合伙人找我聊,問我消費互聯王在中國有什么新的模式?他們想拷貝,所以我們已經有公司領先了美國,如果能找到比較適合的團隊帶過去,包括互金,現金貸去打,為什么不能?我覺得這肯定是一個機會。

韋海軍(主持人):我贊同你這個觀點,大家做互金的好像都想往發展中國家,我們在美國投了一個,我的想法就是要去干美國市場,只有攻下最難的市場,出海才算是有一點成效的。孫總覺得把中國模式單一拷貝到海外是需要警惕的,在座各位怎么看?

吳靜:我是挺同意的,我本人看出海,我們在出海企業投的到目前為止發展很好,做得很大。出海只是我們的工作之一,因為我們沒有把出海當成一個方向,我們反而關注市場的行業的,比如我最近投的并沒有把它看作出海的項目來投,而是看重它語音技術的應用帶來產品內容的生成和消費方面有很多重要的變革,再加上用戶的消費習慣在歐美發達國家市場也在發生一些變化,在國外又沒有中國這樣先進的模式。

所有這些東西加在一起,是一些產業和技術的變革,導致了新機會的出現,這個是主要原因,倒不是因為它針對海外的事情來看。

而且我們也看到想把國內模式比如今日頭條這樣的模式直接拷貝到海外,我覺得一定是你看到模式能學到一些東西,并且你要知道這個東西適不適合當地國家,比如說單車,我們也投了共享單車,但是你要到海外去做,你肯定要了解那個地方的監管肯定會很不一樣,甚至有些地方很多人不會騎單車,對你這個市場空間也會有一定的限制。所以,肯定是更多的當地還有商業邏輯的分析,而不是看到一個中國的成功模式就想著我怎么拿這個到處去復制。

王道平:我們在金融領域最近也有一些布局,或者叫跨境或者叫出海的。我們在上半年投過一家做外匯型的,算是在金融這個領域里面。最近也投過老虎證券,其實是做海外資產配置。如果往去看的話,如果在出海方向,我們可能會看供應鏈,包括物流、生產制造、一體化供應鏈效率優化的一些公司。比如說類似像金融這樣的業務里面,如果是偏虛擬的,偏數字資產的話,我們可能會關注偏數據偏系統的公司,這個是我們今年會花更多時間去關注的。

王晗:我特別同意,因為我們也按照大家說的都在干,金融有兩輪,出海的電商我們也有兩輪,確實是一個很大的機會。海外金融,世界還有30億人沒有應該得到服務,但是這些金融機構認為對小額用戶提供服務是不值當的,但是現在這個成為的可能。金融看起來是很有意思的一個市場。

電商,確實中國作為制造大國,可能是上百年的積累,使得這個浪潮有一個包裝好的東西可以很快做變現,這個東西的沉淀是極長的一件事情,所以很難被其他國家趕得上,很難被消化完。它甚至比移動互聯網產品技術的沉淀還要更深。

韋海軍(主持人):說互聯網金融,大家都說不怕老外,怕老鄉,我們在區域局部市場上,其實中國人競爭得已經非常非常激烈了。大家去當地的市場,剛才說的印尼、其他國家,我們也投了一些項目,應該說是最早投的。

剛才也提到了跨境電商,在大觀投資過程中,我們還發現一個領域,圍繞產品邏輯,大家可能沒提到的,我稍微提一下,就是社交。我們自己旗下投了兩款社交產品,這兩款產品都在歐美主流市場,一款Hola(音),國內有一款叫TK,海外這款我認為非常滿意,另一個我們投了一個做語音通話的,我經常跟美國團隊打電話,80分鐘的語音電話都是用它打的。社交是因為用戶結構會發生變化,95后來了,00后來了,這群人的行為習慣跟我們不一樣了,我認為會有大機會。

韋海軍(主持人):正好剛才提到了大家看好的一些創新領域,提到了很多金融上的風險,我想問一問,今天有一個應景的題目,在“一帶一路”大背景下,大家怎么看整個出海的創業者,你們對他有什么樣的期待?或者說什么樣好的創業者能把中國文化傳播和帶出去?這是一個比較應景的命題問題,你們可以自由發揮回答一下。

吳運龍: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出海的企業要盡快本地化,融入當地的文化。因為中國的團隊可能是在技術、運營方面,但是也需要當地的團隊來幫忙。我們第一步就是讓他們過去以后,如果可能的話,要找一個本地的人把當地的資源抓住。吳總也說過,不可能全部是中國人,領導可以都是中國人,但是你還是要配到當地資源才能把事情做起來。

孫鴻達:吳總說得確實是,出海這一塊的核心,最終就是要到一定程度的本地化。首先還是要先找到方向,即使“一帶一路”各個國家的發展階段和互聯網程度大不相同,包括中東的國家都不一樣,是割裂的市場。“一帶一路”這里面共同的好處是什么?相對來說都是新興經濟體,都存在比我們中國互聯網發展狀況還落后兩三年,不管是基礎設施還是整個的習慣,這里面肯定是有大量的機會。

我覺得首先還是要先選擇,比如說賣商品的,這個相對好辦,你跟著大的平臺走,比如說中東,可以省很多事情,他把基礎設施都鋪好了。

但是如果你做一些工具或者產品,你可能真的就要把這個市場了解得很清楚,包括人們的習慣,最好是你本身有在那邊工作過的經驗。現在有很多像華為在各地,比如說在印度的,在中東的這些人都特別吃香,為什么?他對本地人太了解了,這些人可能在你的團隊里有這樣一個本地化經營過很多年的中國人,或者甚至你找一些老外合作,我覺得像華為這類的創業者是不錯的,他們既知道國內的運作,又懂得本地的市場,團隊里面最好有這樣的人,或者本身就有這樣的人去做這一塊可能成功性會更高。

核心就是了解清楚市場,“一帶一路”說實話,這里面這么多國家,你可能只能專一地做一個就差不多了。選擇從哪一個方向切入,開始很重要。

韋海軍(主持人):我前段時間看到一句話,我覺得說得特別好,我覺得市場是值得敬畏的,我們中國人去拓展其他人的市場,其他國家的市場,是值得敬畏的。他有一句話說,中國文化走出去的代表和積極承擔社會責任的企業公民。這句話我覺得說得特別好,我認為我自己投的企業里面我也把這個作為一個標準,不要到人家的市場上亂來,可能早期競爭的時候猛一點,但是一定要守規矩,因為剛才說了,我們有一個非常高的值就是政策風險,我們要對這個國家的政策研究透。

最后結束的時候,我想每個人送出海的創業者一句話結束這個環節。

王道平:立意要高遠,不要為了出海而出海。

孫鴻達:簡單說大海很廣闊,做好一個舵手,掌好舵才能乘風破浪。

王晗:國強則出海強,中國強了之后,大家就會自然學習你的文化。比如海外很多人不看歐洲的文化經典,很多人看金庸文化長大的,這就是強大的體現。所以,我們順勢而為。

吳運龍:出海的話就找中國的老外。

吳靜:選好市場,不是所有的海外都是一樣的。

韋海軍(主持人):我一直以為出海是中國企業家的成年禮,特別是互聯網企業家的成年禮,只有做好海外市場才算融入進來了。謝謝大家!

免責聲明本網刊載或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屬作者個人觀點, 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版權歸原作者或原出版單位所有。如對文章內容、版權有問題,請主動與本網聯系,并提供相關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責任編輯:touzjsy
返回首頁
標簽:
精彩圖片
六肖中特免费